关注IT专业技能,持续提升竞争力。

致逝去的母爱

生活 仙人球 4627℃ 0评论

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

几十年的生命长河,只有二十三年的回忆;五百多公里的路程,足足24个小时的路程;一米相隔,却永世相隔。

1950年5月5日(农历三月十九日),我娘出生在山东省德州市夏津县白马湖镇枣林村;

1976年1月6日(农历腊月初六),我娘嫁给我爸;

1976年12月25日(农历十一月初五),我娘给我一个大姐姐;

1987年6月11日(农历五月十六日),我娘给我一个二姐姐;

1990年8月20日(农历七月初一),在娘剧痛的情况下,我出生了。在我出生后的那个家庭聚餐上,我爸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喝醉了酒,因为我家有了后,香火续上了;

1993年,我们全家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全家照,当时我胖胖的,三周岁,脸蛋圆圆的,红红的,使劲的往后靠着,而娘就使劲的往前推着我,因为我第一次照相,心里害怕,如果眼力够好,还可以看到我脸蛋上的泪水呢。照片上我爸爸和我娘好年轻,我呆在娘跟前好幸福;

1994年,大约是冬春之交,我早上睡懒觉,娘说带我去看小燕子,在鸡窝前面呢,我一时好奇就一股脑爬起来,让娘穿好衣服,被抱出去看小燕子,结果真的在呢,一跳一跳的啄食,当时的那个画面一直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中,却不会重现;

1995年9月,我五周岁,六虚岁,开始了我的求学之路,学前班,农村又称为是小(大)班,当时是爸爸带我去的,同去的还有二姐,由于父母害怕我在学校受气,所以才让二姐等我一块上学的,不过我太笨了,最后还是没和二姐一个年级;

1996年,我六周岁,我姥爷去世了,我娘哭的一塌糊涂,我大姐也哭得很伤心,我当时还不懂什么是去世,对“死”没有概念,所以在姥爷丧礼上我一直呵呵的瞎闹着。从那以前,我依次没有了奶奶、姥姥、爷爷、姥爷,我和两位姐姐都没见过奶奶,姥姥只有大姐见过,当时大姐9周岁,爷爷去世时候我才六个月;在我的人生中,我体味不到爷爷、奶奶、姥姥的感觉,但我知道我姥爷疼我的程度,七十多岁了,一根拐杖走几里路去我家看我,给我带糖吃,这就是我姥爷;

1997年下半年,很高兴,我终于可以升一年级了,班主任正好是大姐很要好的同学,也是在这一年,我娘的身体突然很虚弱,不久之后,我娘就没事了,继续为这个小家而奋斗者;

2000年,很重要的一年,我10周岁,11虚岁,从此我告别了我个位数的年龄,但我从来没感觉我长大了,我仍旧喜欢和我娘一个被窝,喜欢被带着走路,甚至在舅舅家我都是牵着娘的衣角,害怕走丢……;

2001年9月,我应该好好的纪念一下,从这天开始,我踏上了求学的不归路,从娘的被窝中出来,去了距离家四十多里路的城市中读书,从此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撑起自己的天,背后只有爸爸和我娘的祝福和担心。当时是在县城的私立英华学校,老爸送我去的,两周回家制,第一次出远门,我特别想家,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度日如年。想家导致了好多同学都哭了,但是我没哭,不是我不想,而是我感觉我大了,如果我哭了可以找我爸和我娘,我父母哭了的话就没人可找了。回家之后我才知道,原来我娘在家想我想的哭了,两周吃不下饭。

2002年,我六年级,12周岁,仍旧在英华读书,每天的生活就是上课、睡觉、吃饭;偶尔烦了和老师斗斗嘴,当时我在班上的成绩还算可以,与老师斗嘴不会得到惩罚,相反老师对我仍旧很重视;

2003年9月,在大姐的陪同下,通过了一次实验中学考试,就顺利的进入实验读初中了。开学那天正好是下小雨,爸爸送我入学,对于我们这种从县城读小学的学生来说,是不允许进入实验中学的宿舍楼住宿的,当时也许是我的运气很好吧,班主任王文强老师直接把我安排进去了,这让我爸爸好一顿感动,之后还专门去看过老师呢。这所初中,虽然是省级规范化,但里面还真的不是太强,五十多人一个宿舍挤着,夏天没有风扇,厕所和水龙头全在楼下,而我住在了五楼。看到2003年,大家一定不会感到陌生,非典,就是它,我也是一个刚上初中遇非典,刚上高中遇禽流感,刚上大学遇甲流的90后;

2005年9月,我们班主任王文强老师没有陪我们度过初三,而是换成了任桂兰老师,任老师也特别好,尤其是对我,以后我去她家,他让我吃的特别好,而自己吃的很简单,有什么问题也都让我和她交谈,与其说我们是师生不如说我们是致密的朋友。这一年我家开始拆旧房,等待06年就盖新房,当然是为我娶媳妇用的;

2006年3月21日,日子很特别,距离中考还有最后的一段时间,我在初中的成绩也如同上台阶,一步一步,到了初三终于爬到了第三名,很兴奋,这个成绩上重点高中没有任何疑虑,老师也给我说一定要考重点中学的重点班。当我带着第二名的成绩回家后,才发现房子盖了差不多,而家人都不在,我借了辆自行车就跑了三块地,结果都没有找到我爸和我娘,正纳闷他们还能去哪里的时候,碰上了邻居,邻居的婶子告诉我,我娘得了脑血栓,正在聊城二院,我听了之后大脑懵了,随后眼泪止不住的留了下来,我问过我后院的嫂子之后直接去了我叔家,才知道我娘脱离生命危险了,正在医院住院,随后叔给我拨通了大姐的电话,大姐正抱着孩子往家赶,这个时候我才止住了自己的眼泪,在叔家草草的吃了点饭就回到自己家那个还没完善的新房中去了。正好大姐也回来了,我抱着大姐哭了,问娘怎么样了,我想去医院,被大姐拦住了,她不让我去,因为我就要进行中考了,大姐害怕影响我考试,就叫二姐去看我娘了,我在家呆了一天就返回学校继续准备考试;

2006年4月,我再次度周末回家,我娘已经出院了,这个时候我才知道,3月20日晚上十点多,我娘感觉身体不舒服,给邻居打电话想求助,但是打通了没人接,然后我娘就不再忍心去打扰别人,就这样了,过了一会感觉还是不舒服时,就已经不会动弹了,只能这么煎熬着,知道第二天7点多我爸回去才发现,在脑血栓这么久的情况下医院把我娘给救过来了,好感谢他们。我见到我娘出院后,她问了我一句话“小,你怎么不去看我啊,你不想我啊?”,我转过身哭了,听见我娘自责道“我问孩子这个干什么啊?”,当时我娘确实有点不受脑袋使唤,才问出来的,这件事我娘也自责了好久。

2006年5月,我回家后,我娘已经被大姐接到了河北治疗,家中只剩下了我爸爸,他每天凌晨12点多睡觉,早上三点就起床下地干活,家中的地岁不多,但就我爸一个人操劳,那个时候看到我爸的样子好心酸。我爸问我摸底考试怎么样,我说我三练考了第二名,我爸说“考试这么好,还不如考试不好呢,那样可以回家种地,伺候家人。”我知道我爸爸不会让我退学,但是我感觉到了家的窘迫,从那以后,我计划着中考后自己的方向,不去读书而是去打工,抓紧让家中过的稍微好一点。就怀着这种心理,中考我考的并不好,重点高中没问题,进重点班有点难,我爸入学通知压在了床下,没有告诉任何人,直到同学的父亲到我家邀请我爸一块去报道的时候我爸爸才知道,我的退学梦破碎了。硬着头皮进入了高中,还好当年招生情况不太乐观,我进了重点班,但是属于中下等生。

2007年9月,我进入了大二,成绩也有了起色,大一无心学习,直到大二才知道自己这样根本不是办法,唯一可以解救家庭的就是奋力读书,这一年开始我做到了专心,不管冬夏,都盖着厚被子用手电筒照着读书。

2009年6月,终于迎来了高三,见证成绩的时刻,考试的那几天晚上我们都有实验室可以复习功课,实验室没有风扇,不透风,里面闷热的很,课间十分钟同学们都出去到草坪上休息,而我依旧不紧不慢的看着书,期间班主任唐庆超老师进来过,他知道里面只有一个人还在埋着头。高考三天,很紧张,但又很轻松,我做过的题目比同学们多出很多,高考对我的压力不算太大,就是抱着这个心态,我顺利完成了一场又一场考试,考试期间也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父母都来看看,关心下孩子,而我是考完了偶尔给家打个电话,告诉我爸和我娘,我考的还不错,不用牵挂。6月10日被我班主任催的,买了一份齐鲁晚报,自己对答案估分,结果我估分634.5分,实际分数是627分,分数不算太高,但在我村上也算很高了,我爸爸和我娘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我考上了重点大学,我想去川大,而家人都反对,所以我上了中国海洋大学,压线,好悬;

2009年9月,要上学了,缝补被褥我妈难受的掉泪了,说自己病了,什么都不能给我弄,被褥还得委屈我来弄。当时我也挺难受的,但我只能去安慰我娘,让她好受点,最终我把被褥弄好后,我娘让我坐着,她一瘸一拐的给我装了些零食,我自己一人来到了青岛,陌生而又憧憬的城市;

2013年4月28日,农历三月十九,我回家了,我大姐二姐也都回家了,因为这天是我娘的生日,从2001年到2012年,我没怎么好好陪通过我娘过生日,今年大家都回来了,我家也好好的团聚了一下,虽然我娘生日上没有蛋糕,没有丰盛的晚餐,但是有一桌可亲可爱的人,一桌很难聚起来的人。那几天我爸爸和我娘都特别的高兴,可是谁知道这竟然是我家最后一次团圆饭,也是我与我娘最后的一面;

2013年6月4日,农历4月二十六日,晚上七点,我接到了我爸的电话,说我娘有点不舒服,让我回一趟家。我一下就愣住了,我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爸不会给我打这种电话,当时只有一种预感,我娘快不行了,从接到电话到我走出宿舍用了几十秒,我要争取尽快回到家,见见我娘。路上我哭了,心里很难受。到了火车站,结果当天的火车都已经卖完了,最早的只能等到第二天五点四十,我等不下去了,可是有没有其他办法回家,就买了一张动车票,第二天早上八点到济南。随后我给我爸爸打了个电话,我爸听到我的车票是第二天的时候,有点失落,告诉我不要慌,别在路上耽误就行。我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随后退掉了车票,在车站门口找了个黑车贩,砍好价格,300元包括送到青岛高速路收费口,拦一辆货车,我搭货车回济南。我一路走,一路哭,搭上火车后就立马半夜回了济南,由于司机疲劳驾驶,路途不得不休息了两个小时,这对我来说两个小时很难熬。当时我也害怕这是不是骗子,但是想着家中的娘,我管不了那么多了。还好这个司机特别好,没有对我有任何的欺骗行为。第二天回到家后,才发现我娘已经躺在了冰棺中,泪水那个流啊,我看不到了我娘的表情,我看不到了我娘的眼睛。听我爸爸说,我娘吐了,然后向拿点东西,结果摔倒了,加上本来的高血压和脑血栓,摔倒了就没有再起来,等我爸爸回家后,再叫救护车就已经晚了,我娘走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和我爸爸说一句话,就这样悄无声息,自己忍受着痛苦走了。在我娘走的前一晚上,我娘给我和二姐打了电话,知道我们都没事后就又在第二天早上给大姐打了电话,确定也没时候,说了句她放心了,结果我娘真的就这样,走了。

第一次我哭得自己声音变得沙哑,第一次我睡不着觉,第一次我哭干了眼泪。我还有十几天就大学毕业的时候,我失去了一位挚爱的亲人,从此我从孩子变成了大人,开始去承受各种困苦,但是这一切都再也不能挽回我娘的生命,再也不能把回忆变成现实。看着旁边枯瘦的爸爸,想着一米之外却在另一个世界的娘,我无法再次原谅自己,离开父母这么远,当父母需要的时候不能赶回家。

父母在不远游,谨记吧!

转载请注明:V-Lover » 致逝去的母爱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(5)个小伙伴在吐槽
  1. 博主您娘年龄也不大啊 现在才60多岁 怎么就? 博主您节哀吧
    研究报告2013-06-21 09:08 回复
  2. 这些经历或许会改变一个人!
    短信平台收费2013-07-09 06:35 回复
  3. 努力,幸福就在前方
    咖啡小猫2013-09-27 15:24 回复
    • 谢谢,努力了,父母就会开心了
      仙人球2013-09-28 14:13 回复